相关文章

废报纸回收价重回5毛一斤回收站一车废铜亏损近十万

  最有价值财富新闻评选

  “喂,朱师傅吗?我这里有些废报纸,你下午在吗?”

  “下午帮搬家公司搬点东西,明天我过来收。”

  朱师傅的主业是在杭州一个小区定点回收废旧物品,副业是帮一些搬家公司搬东西。不过这一个月来,副业上赚的钱都快赶上主业了,所以现在朱师傅下午一般就不在点上盯着,去忙活其他事了。

  对朱师傅来说,刚过去的一个月是他干废品回收这一行遇到的第二次大跌,第一次发生在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

  以标志性的废铜为例,一个月前市场的回收价在30元/斤左右,前段时间最低到过20元/斤,跌幅超过33%。废报纸价格跌至每斤0.5元,接近金融危机时期的低点。

  废报纸回收价重回5毛一斤

  “破烂王”当起了搬运工

  朱师傅是4年前从河南来到杭州的,一开始做的是其他工作。后来听老乡说收废品能赚钱,就辞了工作弄了辆小三轮当起了“破烂王”。他说,早些年做这一行确实能赚不少钱,经常会有4000元左右的月收入,如果运气好碰上拆迁还能小赚一笔。

  “可惜我刚做没多久就碰上了金融危机。”朱师傅自嘲属于刚赶上这一行走下坡路的一拨人,“主要是整个经济形势没以前那么好。”

  最近一个月让朱师傅重温了一下2008年的寒意。上月末的一天,他上午以每斤26元的价格收了一批废铜,结果下午废品回收站给出的回收价只有23元,“忙活了一上午反倒亏了百来块。”

  除了废铜,近一个月其他废品的价格也出现下跌。据朱师傅介绍,废铁价格每斤从1.5元降到了1.3元。废报纸价格每斤从0.7元掉到了0.5元。

  金融危机以后,朱师傅印了一些名片分发给客户,上面写明可以帮忙搬家。近段时间这项业务成了朱师傅的救命稻草。

  昨天上午他收了100元的废品,以废报纸为多,利润也就10元多。“前天下午,我帮人搬了一次家就赚了100元,相当于收1000斤报纸赚的钱。”朱师傅说现在每个月的收入仅维持在2000元,除去房租和日常开销,每个月也只能省下几百元。

  朱师傅说,2008年在杭州收废品的“河南帮”一下子走了100多人,现在已有很多老乡在说回去的事。如果废品价格进一步下跌,很多人会向北方发展,宁做体力活也不干废品回收了。

  

  一车废铜赔了近十万

  废铜成烫手山芋

  朱师傅的日子不好过,他的下家——废品回收站也未能幸免。在朱师傅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杭州五福新村的一个废品回收点。

  经营这个点的是一对安徽夫妻,8年前来到杭州从事废品回收。为了便于回收分类,老板凌峰安排四个人分别负责废铜、废铁、废纸和废塑料。四个人各自镇守四块地方,住的小屋就隐藏在堆积如山的废品中。

  来到这里的废品会被对应的负责人提走,进行处理后装车运往一些工厂。一般来说废纸会运往富阳,废金属会运往绍兴。凌峰在那里都有签约的工厂。

  采访时记者刚好碰到废铁装车,这些废铁被机器简单挤压成一块块长方形,装满了一辆小卡车。负责废铁业务的王师傅说原来运出一车就赚一笔,现在每车将近亏500元。

  更大的亏损则在废铜上,因为废铜比废铁稀缺,大约要两个月才能凑齐一车。凌峰手里的很多废铜是两个月前回收价还在高位时收的。

  “马上要运出去的一车估计要亏近10万元。”但凌峰并没有表现出过多沮丧,因为2008年光在废铜上他就亏损过近40万元,“现在只能想方设法快点把废铜运出去,留在手里就像抱了一颗定时炸弹。”

  由于这些废铜进到厂里前还要走一些中间渠道,这轮下跌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凌峰说,在绍兴的废铜收购市场有些老板已经亏了100多万。

  

  预示经济有下滑风险

  炒铜热降温也拉低了铜价

  在浙江财经学院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院长谢作诗看来,像废铜、废铁等重要工业原材料价格的下跌,反映的是市场需求的萎缩,预示着中国经济正逐步进入下行通道。

  他表示,从外部环境看,欧美等国已经陷入漫长的结构性调整中,意味着今后两到三年全球经济的复苏要遭遇不小困难,这就意味着外需市场短期内无法恢复到之前水平。在国内,4万亿刺激政策效果的减弱和房地产调控的实施也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小压力。

  与谢作诗观点对应的是,10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仅为50.4%,创下2009年2月份以来的新低。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指出,该指数经历前两个月小幅回升后,再次转为下跌,反映出四季度经济增速仍有继续下调的可能。

  相对于其他废品价格的下跌,废铜价格暴跌的原因可能更为复杂。从今年7月底到10月底,国内期铜价格下挫了近三分之一。此后虽略有回升,但和年初相比仍有20%以上的下跌,走势远远弱于其他大宗商品。

  道明证券高级大宗商品策略师梅莱克认为,这是中国信贷萎缩减少了对铜投机性交易的结果。近年来由于信贷宽松,铜价上涨,一些企业和个人做起了炒铜生意,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市场对铜需求旺盛的局面。现在随着信贷萎缩,这部分泡沫正在破裂。